与河海争地 光华村牌楼见证老兵开垦史

2020-06-14 作者: 围观:463 18 评论
与河海争地 光华村牌楼见证老兵开垦史

图:吉安乡光华村华城五街邻光城路交叉口有一座牌楼,旁写着「发挥战斗精神筑堤与河海争地」的牌楼。(


吉安乡光华村华城五街邻光城路交叉口有一座牌楼,旁写着「发挥战斗精神筑堤与河海争地」的牌楼,主体採三间四柱三楼式,屋檐形式为单檐庑殿顶,上覆绿色琉璃瓦,琉璃瓦上左右各有一条「马头龙尾」造型的塑像,似乎代表着「龙马精神」的象徵,牌楼柱体採朱红色,也因年久失修的关係,显得有些斑驳。
左右两间则立有一面仿赑屭造型的石碑,石碑上头刻写着「光华垦区记」及「参加开垦人员芳名录」,不过此两座石碑也因岁月的摧残,石碑上的文字已模糊成了无字天书,随着荣民的凋零及住户的迁移,此牌楼也因无人维护与管理的情况下,色泽已不复当年,牌楼表面的油漆显得相当的斑驳不堪。老兵开垦新生地及经营农场的历史记忆渐渐模糊。
此牌楼又称光华垦区牌楼,建于民国五十三年,花莲县政府于九十二年登录为历史建筑之建筑物类、牌坊。台湾光复后,隶属于警备总司令部的开发大队来此屯垦,由于花东纵谷几乎已拓垦完毕,只好在满布石块的溪埔地开垦,几乎无可供种植的土壤。
后来经过荣民弟兄以人工的方式,挑捡巨石、开闢沟渠、填土造地之后,才将河床荒地陆续变成良田,其后弟兄们安家落户,演变成为光华新村。
此牌楼可以见证民国五十三年退辅会开发木瓜溪河床地荣民大队屯垦之历史,花莲因其特殊性,荣民与闽南、客家、原住民各佔一席之地,在荣民凋落之后,农场从风光到今日转型经营,此牌楼之保存已成为农场之历史记忆。
这座牌楼带有「外省族群垦荒遥寄思乡情」之意境,牌楼旁边的石龟身上有碑,表示村子发展健全,人长寿的意思,当初有风水师表示这里洪水常氾滥,是因为木瓜溪是龙头会和溪底的乌龟打架,因此在龟背上压一块碑以镇之。本牌楼见证荣民大队屯垦的历史,也是社区的建村精神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