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电影的人老是搞不懂又爱描写人格分裂

2020-07-11 作者: 围观:128 42 评论

拍电影的人老是搞不懂又爱描写人格分裂

  现实生活中,受到「解离性身份障碍」(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困扰的人并不多,但由于电影和电视剧似乎非常热爱拍这类主题,因此人们也或多或少知道它的存在:汤姆‧汉克斯(Tom Hanks)在《云图》(Cloud Atlas)里一人分饰六个不同时空的不同角色、艾迪‧墨菲(Eddie Murphy)在《随身变》(The Nutty Professor)中分饰七个角色、亚历‧坚尼斯(Alec Guinness)在《仁心与冠冕》(Kind Hearts and Coronets)饰演家族里的八名成员。而坦承自己非常迷恋多重人格题材的导演奈‧沙马兰(M Night Shyamalan),则在编导的新片《分裂》(Split)里让詹姆斯‧麦艾维(James McAvoy)饰演了至少有23个人格的主角凯文。

  解离性身份障碍又被称为人格分裂,或是更早之前的说法「多重人格障碍」,儘管它与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的症状和情况完全不同,但由于影视产业的渲染,人们仍经常错误地把两者混为一谈。确实,人格分裂的故事能带来十足的戏剧张力:具极端的行为、冲突矛盾、烦扰折磨和神秘的特性,刚好是所有编剧都希望角色拥有的元素。但遗憾的是,它们往往被应用在恐怖和惊悚电影题材上,却未能让人们认识到真实情况。

  这类电影通常会将人格分裂作为剧情发展的关键或是障眼法,例如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的《斗阵俱乐部》(Fight Club)或希区考克(Alfred Hitchcock)的代表作《惊魂记》(Psycho)。虽然《惊魂记》已是惊悚片的不朽经典,但它描写真实世界的心理健康,却可说是无稽之谈。就好比电影中的自闭症患者总莫名其妙地变成数学天才,而人格分裂则经常被描写成一个「心理变态」。

拍电影的人老是搞不懂又爱描写人格分裂

  解离性身份障碍和恐怖题材之间的关係,甚至早在电影发明以前就被连结在一起。1886年,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出版的文学经典《化身博士》(The 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探讨了极端的多重人格案例:维多利亚时代备受敬重的绅士,身体里却住着另一个邪恶、毫无人性的人格。英国演员理查‧曼斯菲尔德(Richard Mansfield)很快取得表演《化身博士》的权利,一年内接连在英国和美国的舞台上成功地饰演双重人格的杰基尔博士。而且因为精湛的演出过度逼真,当时曼斯菲尔德甚至还被怀疑是悬案「开膛手杰克」的真兇。

  《化身博士》透过舞台剧、大萤幕和收音机等媒介,已经被戏剧化了无数次,而像《惊魂记》或《分裂》等电影也保有与其类似的元素。但神经科学家西蒙‧赖因德斯(Simone Reinders)博士则认为,这类电影对现实生活的患者具有可怕的杀伤力:「他们的电影看起来就像是指控多重人格患者都有极端的暴力倾向和经常做坏事。实际上这不是真的,它们非常严重地扭曲了精神疾病。多重人格患者绝没有暴力倾向,而且通常倾向于隐藏自身的精神健康问题。我非常担心这些电影对患者产生的影响,以及普罗大众如何看待患者,这里头有许多对特定疾病的错误认知和瑕疵。」

拍电影的人老是搞不懂又爱描写人格分裂

  关于解离性身份障碍的存在与否,学界至今也还有争议:有些学者认为世界上根本没有这种疾病,有些则认为多重人格是治疗产生的结果,当然还有一些情况是假冒或误诊。赖因德斯博士的研究主要是透过神经成像,扫描患者大脑来更了解病症。儘管她担心患者被贴上「心理变态」的标籤,但关于《分裂》剧情中描述改变身体反应的观点,却非常接近于她的研究发现。她说:「我让一些患者的两种人格聆听相同的文字内容以观察其反应。我的研究表明,两种人格在同样的情况下聆听,大脑的血液流动并不相同,这说明了他们的神经运作取决于目前的人格。」这个发现或许解释了为什幺患者的不同人格会有不同的能力,例如需要戴眼镜或使用非惯用手。

  影视产业迷恋人格分裂可能还有另一种解释:单纯是演员喜欢挑战它,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能展现自身不同面向的演技,而且这个方法也经常奏效。例如佛德烈‧马区(Fredric March)凭着1931年《化身博士》电影版赢得奥斯卡奖;琼安‧伍华德(Joanne Woodward)以《三面夏娃》(The Three Faces of Eve)拿到奥斯卡奖;莎莉·菲尔德(Sally Field)以《西比尔》(Sybil)拿下艾美奖等。

  虽然拍电影的人总是搞不懂又爱描写人格分裂,但老实说让观众更了解精神疾病,从来就不是娱乐业的首要任务。而某方面来看,演员为娱乐观众扮演其他人,影视产业为票房收视扭曲真实情况,本质上来说或许也是某种型态的人格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