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刘邦嗜赌欠阿窿‧妻称遭砍伤缝17针

2020-07-12 作者: 围观:978 45 评论
控诉刘邦嗜赌欠阿窿‧妻称遭砍伤缝17针(吉隆坡17日讯)“丈夫控诉妻子殴打他及母亲”一案,妻子站出来澄清案发当天她不满丈夫嗜赌成性,拖欠大耳窿,还挪用公款,才会跟丈夫吵架,大打出手。家婆闻讯加入“战围”,3人扭打成一团,混乱中她被丈夫持巴冷刀挥砍,导致右耳、左手及无名指受伤,缝了17针。这名妻子庄小兰(31岁,来自雪州巴生)声称,丈夫刘邦不只烂赌,还在外面与其他女人有染,如今又在媒体面前侮辱及加害她,使她非常痛苦,决定与丈夫离婚。曾针对夫动粗报警10次“我庄小兰今天在这里强调,我要跟刘邦离婚。我很痛苦,我不要再受这种苦了。我被他砍,缝了17针,谁来相信我?他烂赌、搞女人,还在记者、人民面前侮辱我,来害我!”庄小兰週三在弟媳颜玉欣的陪同下,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求助,并在后者的安排下召开记者会,反驳丈夫刘邦对她的指控,也要社会工作者陈彼得还她一个公道。她也澄清,她不喜欢丈夫赌博,还向大耳窿借钱,所以两人几乎每天都吵架,所以这次吵架并不存在丈夫刘邦与家婆林秋香所说的她因神符不见而与家婆大吵,才引起这起冲突。“他们无中生有,家婆是在看见我们吵架才加入的,我也责问她为何拿走神符,却被说成下降头。”她说,她协助丈夫打理按摩中心,而7月6日当天,她不满丈夫前一晚到云顶赌令她非常生气,与丈夫吵架,双方还动粗。她声称,家婆在看见2人打架后,也加入“战争”,结果3个人互相殴打,导致受伤。在过程中,丈夫更是以巴冷刀挥砍,导致她的右耳、左手臂及左无名指被砍伤。“我马上驾车到巴生新镇警局报案,之后再到医院治疗,一共缝了17针。”庄小兰说,警员在她报警后介入调查,扣押丈夫3天。“我不敢回家,怕再度被他打,只好暂时回娘家躲避,迄今没有再见到丈夫。”她强调,她与丈夫的关係非常恶劣,2人经常吵架,丈夫还时常殴打她,导致她全身受伤,而她曾针对丈夫的动粗报警至少10次。指责夫不是激动大哭在记者会上,庄小兰不断责骂其丈夫刘邦,还在回答记者问题时,说起丈夫的不是及对她的种种指责时,激动地大哭起来。“我要陈彼得还我庄家一个公道,事发时他根本没有在现场,不清楚整个案发经过,也没有证据,却一直诬衊我,根本没有这回事。”她强调,如果陈彼得不还她一个公道,她与家人都会採取法律行动,还她及家人一个清白。称遭夫诱骗吸毒庄小兰承认曾吸毒,但她强调是在丈夫的哄骗下染上毒瘾,而其丈夫也是一名吸毒者。她说,2年前丈夫追求她时,除了甜言蜜语攻势外,还诱骗她吸毒,“他一直都有吸毒的习惯,于是哄骗我加入他的行列,让我死在她手上。”同时,她也说,其丈夫嗜赌成性,拖欠多组大耳窿,“我曾帮他还了14万4000令吉,可是他仍不知悔改,还经常挪用按摩中心的钱。”她也澄清不曾要求丈夫10万令吉的分手费,“那是他们捏造事实”。指被刘邦骗婚庄小兰说,她是準备呈交个人资料到婚姻注册局时,才发现丈夫已婚,并育有3名孩子,感觉被欺骗。不过,丈夫向她声称準备离婚,所以她最终选择原谅丈夫。她说,结婚后两人一起居住,丈夫的3名年龄介于6至11岁的孩子则与家婆一起住,由后者照顾他们的起居饮食。“我没有跟他们相处,怎幺可能会动手打他们呢?”庄小兰强调,她没有下丈夫降头,家里的神符是她每天与丈夫吵架,家犬不宁,为求家和,特别向神明祈求得来,期望可以改善与丈夫之间的关係,可是却被家婆误会是下降头。吵架强掳夫叫朋友踢我下车庄小兰说,去年他与丈夫吵架,还大打出手,丈夫一怒之下与2名友人把她强拉上车。“我担心受到伤害,拼命挣扎,企图跳车逃跑,可是丈夫的2名友人一直压着我,不让我下车。”她说,她奋力反抗,开车的丈夫还叫友人把她踢下车,导致她脚部受伤。“不久后,丈夫的按摩中心被警察突击,他为了躲避遭逮捕,从二楼坠下,跌下伤及脊骨。”她强调,丈夫以为她为了报仇被踢下车的事情,才拨电报警,结果两人又为此事吵架。陈彼得拒回应陈彼得週二受本报询问时声称,他将在庄小兰有关投诉的新闻见报后,才针对有关事件作出回应,所以目前他对于庄小兰的指责一概不回应。同时,他表明会代表刘邦及林秋香两人发表谈话。另外,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张天赐说,他已针对此事会见雪州代总警长拿督泰威甘,后者也答应他会展开深入的调查。他说,他会把这起家庭纠纷案交给警方处理。不过,如果庄小兰需要法律援助,该部会给于协助。庄小兰回应刘邦指控刘邦:镬铲剁我与母亲头部,两人各缝5针庄小兰:被刘邦以巴冷刀挥砍,手、耳朵及手指,缝了17针刘邦:长期虐打前妻子女,孩子常伤痕纍纍庄小兰:孩子与婆婆同住,从来没有虐打孩子刘邦:长期滥用药物,多次在孩子面前吸毒庄小兰:刘邦是瘾君子,他哄骗我吸毒刘邦:提出分手,要求我付10万令吉分手费庄小兰:我从来没有要求10万令吉分手费刘邦:持铁鎚追我,使我从二楼跌下伤及脊骨庄小兰:警察突击按摩院,刘邦躲避逃跑,从二楼坠下受伤刘邦:撕破孩子作业溥,把书本丢进垃圾桶庄小兰:我不曾这幺做刘邦:对我下降头,还有指责我母亲偷偷下降头庄小兰:没有下降头,也不曾说过家婆下降头‧2013.07.17